-





上个月,国际金价触及六年来的新高。 COMEX黄金从5月底的每盎司1,273美元大幅上涨至目前的每盎司1,427美元,上涨16%。盘中一度触及每盎司1,439美元的高位。那么黄金收益的当前势头来自何处,而今年黄金价格猖獗?

分析发现,本轮黄金主要受多种因素影响。首先,风险规避正在升温。自5月以来,来自欧洲和美国的宏观经济数据一直疲软,国际贸易摩擦增加,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,地缘政治风险重叠。市场对资产安全资产的需求增加。

其次,市场预计欧美央行将重启货币宽松政策。受能源价格下跌等因素影响,欧洲和美国主要经济体的通胀在5月份出现下滑,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。在6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,欧洲央行对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。美联储的利率会议宣布利率将维持不变但“耐心”一词已从声明中删除,促使市场预期欧盟央行将恢复放松周期。促进全球金融资产的整体增长。

最后,跨国央行增加了黄金持有量。自2018年以来,许多中央银行增加了黄金持有量。根据世界黄金协会2018年的统计数据,全球央行将黄金持有量增加656.9吨,增幅为74%。 2019年第一季度,全球央行将黄金持有量增加145.5吨,增幅为68%,这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投资者。对黄金的期望很高。

从受影响因素和黄金价格走势来看,本轮黄金通胀主要受市场情绪支配,这反映在经济前景的预期恶化和主要央行开放宽松期。 6月底,受中美贸易前景改善影响,避险情绪下降,国际金价跌至1,400美元/盎司以下。然而,最近韩国,日本,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贸易摩擦意外地升温,并再次将黄金注入积极时刻。

到目前为止,欧洲和美国的经济表现较弱,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,英国“硬”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继续支撑短期黄金。

这是否意味着黄金价格在这一年出现了问题?笔者认为,黄金在年内仍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,且大幅波动的可能性很高。

首先,全球经济正在放缓,但“被迫降落”的风险很低。黄金的价格走势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,但最终将回归基本面。假设美国经济陷入衰退且市场波动,央行和其他央行将重启放松周期,美元利率将大幅下挫,黄金将“光明”。另一方面,如果经济处于上升周期,市场风险偏好将升温并推动利率限制黄金表现。从主要经济体的角度来看,制造业的扩张速度自年初以来已经放缓,但其表现仍然良好。美国就业强劲,工资维持在3.0%以上;欧元区需要继续扩张;预计中国经济将保持在合理范围内。所以在短期内,全球经济“被迫降落”或经济衰退的风险很低,而欧美央行尚未完全转向宽松的紧迫性,而且金价的上涨价格将受到限制。

第二,短期警惕黄金过冲的风险。自5月20日以来,黄金价格大幅上涨的主要原因是贸易摩擦,美联储利率下调和其他负面因素,黄金价格上涨至1,400美元/盎司以上时将面临盈利和亏损。压力。

第三,对黄金实物的需求有限。根据经验,与上半年相比,下半年黄金需求将增加。然而,在过去10年中,对黄金实物商品的需求没有趋势。对黄金,工业和科技的需求仍然在历史平均水平附近浮动。

第四,美元走势存在不确定性。尽管市场预期美联储将采取措施并拖累美元,但它不能忽视欧洲和日本央行采取的更为宽松的政策。目前,美联储维持的利率高于欧洲和日本央行的负利率,后者也支持美元。数据显示,美国和德国之间的10年期美国国债是235个基点,远远超过历史平均水平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近期黄金价格上涨至六年高位后,市场对未来黄金走势存在一些分歧。投资者需要关注由情绪驱动的市场波动风险。 7月是观察欧美央行经济走势和方向的重要窗口。建议投资者耐心等待更多信息,并找到最佳干预机会。